您的位置:首页 >> 租房攻略

卢锋带你看懂新一轮房价上涨的原因

2019年01月31日 栏目:租房攻略

卢锋:带你看懂新一轮房价上涨的原因逻辑上在这样一个特定的阶段,有可能影响房价的因素正好被控制住了,唯一没有被控制的东西,或者最重要的东西

卢锋:带你看懂新一轮房价上涨的原因

逻辑上在这样一个特定的阶段,有可能影响房价的因素正好被控制住了,唯一没有被控制的东西,或者最重要的东西,那就是供地,供地按照体制规定,可以由政府来做决策,地方的政府,无论是从稳定房地产角度

卢锋带你看懂新一轮房价上涨的原因

,还是从土地财政的收入最大化的角度,它都有动机这么做,所以这个因素就浮现出来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。

(搜狐财经思想库:让思维有乐趣,让思想有力量!汇集顶尖财经智库,分享深刻透彻的调查研究,旨在普及常识,为友提供思想洞见和专业分析。)

嘉宾:

卢锋: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、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

主持人:张媛

张媛:您提到在这一轮房价异动的过程当中,也凸显了整个我国土地传统的行政垄断制度的一些障碍性,所以您如何看待土地的这种供给侧改革?

卢锋:这一轮房价的飙升,我觉得提供了一个新的案例,因为整个的经济相对是比较下行的压力很大,就是说货币扩张的速度也还是处于稳健略偏宽松的水平,应该说它还跟有几年的情况,比如四万亿的情况不一样,那个时候你很容易理解房价的飙升很可能跟信贷货币的30%的增速有关系,就是说钱多了以后到哪儿去,推升市场价格,这一轮某种因素上也可以讨论货币是不是偏于宽松了,过偏宽松了,我觉得值得探讨。但至少它可能不是最重要的因素,所以就提供了一个,有把它叫做有点接近于自然实验的环境,检验房价飙升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呢?

它可能就凸显了土地的供给的影响。

这是一个老话题,但是它新的这一轮的变化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,让我们认识中国房地产价格变动规律的一个机会,所以我把它叫近乎自然实验的这样一个方法。所谓自然实验就是说逻辑上有可能影响房价的因素,在这样一个特定的阶段,它正好被各种各样的因素,正好被控制住了,那现在唯一有一个没有被控制的东西,或者最重要的东西,那就是供地,供地按照我们体制的规定,它是可以由政府来做决策的,客观上由于我们这个土地制度的特殊性,它有能力这么做,由于这个经济前几年相对房地产有一个下行的调整,所以地方的政府,无论是他们从一个稳定房地产的角度,还是从一个房地产土地财政的收入最大化的角度,它也都有动机这么做,所以这个因素就浮现出来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。所以我刚才讲了,这个并不是新的结论,但是它是通过一个近乎自然实验的方式,为这样一个讨论很久的话题提供了一个新的例证。

卢锋:我也是讲了很多年的,小产权合法化,最后是可以通过一个合理的税收让它合法化的,完全有可能,小产权的房主其实可能也愿意接受一个税收。

我记得2007年的时候,这个时候官方国土资源部的部长,现在的发改委的主任(徐绍史),那个时候他面对当时的形势就提出了要针对小产权房的一些思路,但是一直到2012年他离任的时候这个事情也没有实质性的推进,这个确实也很难弄,你怎么弄?

它不是个别的,北京据说因为是不完全合法的,就没有一个常规的统计,但是据有关研究的资料说,可能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套的小产房的住房,这数据也许高估了,但即便几十万,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数字,怎么办?国发院周其仁老师领衔的这个调查研究小组,在深圳调研的结果,深圳可能有将近40%的住宅,就是老百姓住的地方,那个面积可能都属于,他把它叫合法外产权,就不合法的。

所以这样一个背景下,你说完全靠你行政的力量推,这是不现实的,并且也不可取的,最后可能还是要找到一个某种意义上的妥协的办法,使得方方面面都能接受,社会、政府、公众的利益,包括当事方的利益都能接受。周其仁老师有一个报告里面有一句话讲得非常好,最后就要找到一个切实可行的政策和制度调整的办法,把绝大部分人的经济活动都纳入到一个合法的框架中,而不是说你要固守一个法律的制度,使得你客观上无法避免的一个变化的格局,导致了一个很大一个比例,到最后人的经济活动是处于一个非法的,或者是说法外的一个状态。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下一步需要认真去探讨。